站內搜索:

首頁 > 審計之窗 > 以案釋法

數據審計在社會熱點難點項目審計中成效顯著——柳江區2016年財政預算執行審計案例

來源:柳州市柳江區審計局  作者:韋祖強 韋興琳  發布時間:2019-05-09 11:06

2017年, 柳州市柳江區審計局緊緊圍繞“揭示問題、規範管理、促進改革、提高效益、維護安全”的工作思路,緊密結合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進行跟蹤審計,認真做好財政審計工作。爲了全面了解財政資金籌集、分配、撥付等情況,柳江區審計局延伸審計了該區國土局、農業局及稅務局等10個部門,重點關注了財政資金管理中的熱點和難點問題,如重點關注財政資金是否存在損失浪費、是否存在閑置等問題。根據自治區審計廳下發的審計疑點,按照審計廳的審計要求,審計人員還對工商局、編辦等單位進行了調查取證,對有關問題進行了核實。

本次延伸審計涉財政總預算會計、農業資金專戶、單位往來專戶、扶貧資金專戶、社保基金、財政資金特設專戶、非稅、糧食風險基金專戶、資助辦賬套等9個賬套,財務數據量爲2.41G,使用的財務軟件爲方正春元,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一、查出未及時征收非稅收入2.125億元,其中土地出讓價款2.011億元,應計付利息0.08億元、違約金0.034億元

爲較好地完成此次審計任務,必須先查找到審計的重點,故如審計人員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對財政收入征收情況進行分析審查。

一是取得、整理、編制財政收入征收數據。如何獲取當年的財政數據,數據是否真實合法是審計組首要面對的問題。爲獲得審計數據,審計人員除了整理財政部門在人大會議上所作的上年財政預算執行情況和當年財政預算草案報告數據外,還結合財政的總決算報表、電子財務數據等資料進行分析,進一步核實取得的數據是否真實、合法性。在此基礎上,審計人員還對當年財政收入完成的情況,按其收入明細編制了財政收入明細審計表,且在編制時盡可能做到與去年同期數據的收入明細情況進行對比,想方設法地查找其中的異常情況。

二是對已整理的財政收入數據進行分析。審計人員分析上述編制的財政收入明細審計表時,在對數據進行分析時發現,當年部分稅目征收任務完成得比較好,如契稅、企業所得稅、增值稅,同比增長分別爲40.1%、35.8%和34.0%,其中契稅的增長比例是最高的。對于契稅收入的大幅增長,審計組人員想辦法弄清其增長的主要原因。審計組人員除要了解增長的主要原因外,還要弄清其反映的數據是否真實、合法,其稅收征收環節是否存在多征、提前征收等違反稅收征管法的情況。審計組人員討論後認爲,應將該稅目作爲審計的重點。

三是理清審計思路。因契稅屬地方稅,是土地、房屋權屬轉移時,向取得土地使用權、房屋所有權的單位和個人征收的一種稅,收入全部納入地方國庫,其反映的數據與財政總預算數據應一致,因此審計人員決定從財政的數據審起。對財政進行審計,主要審計財政總預算會計電子賬、財政決算報表等財務資料。通過審計財政總預算會計契稅收入輔助明細賬時,審計人員發現2016年1—10月、12月份該稅收情況均比較正常,但11月份卻存在異常的現象,如11月入庫達2400萬元,占2016年全年入庫8700萬元的27.8%,而11月份入庫數中,30日入庫是最多的,高達1990萬元,因此,審計人員決定重點對11月份的1990萬元進行審計。

四是延伸審計到地稅部門,查看契稅征收的相關資料。對地稅部門進行審計,審計人員主要查看與契稅有關的納稅申報資料,如納稅申報表、財務會計報表、完稅憑證等資料。審計時重點對完稅憑證進行審計,關注納稅單位申報納稅的計稅收入金額是否正確,應納稅金額的內容與稅法規定是否一致,稅額計算又是否正確等。通過審計,審計人員最終發現了與疑點有關的申報單位爲某房開公司,納稅品目名稱爲國有土地出讓權以及計稅金額等內容,確認了與契稅疑點有關的地塊位于柳江縣柳邕路X號,計稅金額疑點爲6.07億元。

五是延伸審計至國土資源部門,發現土地出讓價款等應繳未繳總計2.13125億元。對地稅部門進行審計時,審計人員已基本掌握了疑點的相關內容,同時弄清了與國有土地出讓權有關的管理單位爲國土資源部門,因此要弄清審計疑點必須延伸。在對國土資源部門進行審計時,審計人員查看了有關國有土地出讓、稅費繳納等相關資料,重點抽查了與疑點有關的位于柳江縣柳邕路X號的幾宗土地出讓地卷宗,查看了土地出讓收入征收管理制度文件、土地評估價格、土地成交價、國有土地出讓合同、土地出讓稅費的繳納等資料,且審計時緊緊圍繞雙方簽訂的合同、各種稅費上繳情況進行審計,如A地塊的審計,按合同某房産公司應在2016年6月15日前支付第一期土地出讓價款1.053億元,2017年5月14日前支付第二期1.053億元,合計2.106億元。而實際截至2017年5月31日,該公司僅繳土地出讓款1.053億元,存在應繳未繳土地出讓款1.053億元。對于未按合同規定履行義務,應承擔違約責任部分,審計組按合同的相關規定計算出應計付的利息0.042億,違約金0.018億,合計1.113億元應繳未繳。對于其他B、C兩宗地塊的,審計人員采用同樣的審計方法進行審計,最終發現B地塊也存在類似問題,即未按規定上繳土地出讓價款0.96958億,應計付利息3800.038億萬元,違約金0.0160億萬元,合計1.012億元應繳未繳。該公司應繳未繳金額總計達2.125億元。

在審計過程中,審計人員雖未發現契稅入庫方面存在的問題,但通過審查疑點,發現國土部門在土地出讓過程中存在未能及時征收土地出讓價款的情況。

六是督促整改,接受社會監督。對審計發現的應收未收應繳未繳總計2.1252.13億元土地出讓價款的問題,審計部門該要求國土資源部門及時進行征繳,同時要求其整改結果的相關信息在政府信息統一平台公布,接受社會的監督。經過審計部門的努力,最終促使國土部門及時征收全部欠收的款項,相關問題也都全部整改完畢。

二、財政預算結轉資金結余較大,資金使用效率不高,涉及資金9.15億元

審計人員通過審查財政預算執行過程中資金的籌集、分配、使用以及預算收支任務的完成情況,監督財政數據的真實性、合法性以及有效性。本次審計主要圍繞財政預算的執行率方面進行查找審計疑點,總體上對因預算執行率偏低造成的財政資金結余的情況進行把握,重點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

一是認真做好審計切入點的選擇。這次審計,審計人員重點選擇涉及項目資金量比較大、涉及民生資金比較多且需實施的項目比較多的單位,如農業、水利等部門進行審計調查,了解項目實施的開展情況以及實施過程中遇到的難題。通過初步了解,審計人員發現部分項目預算執行率確實存在偏低的情況。

二是選擇好審計的方式方法。對審計調查發現的問題,審計人員經分析後認爲,因該區財政資金管理已執行國庫集中支付制度,那麽財政預算執行率偏低就意味著項目推進較慢,資金使用效率較低,資金就比較容易閑置在財政,因此財政總預算的會計科目應該會有反映,故審計人員重點對與財政資金結余較大的會計科目進行了審計,發現會計科目“應付國庫集中支付結余”年底結余較大,涉及金額達9.15億元,爲此將其列爲審計疑點。

三是通過對資金結余的基本構成進行分析,了解哪類項目推進緩慢。審計人員通過對“應付國庫集中支付結余”科目進行分析,發現累計結余中,2016年以前年度結余16743.80萬元,占累計結余的18.31%2016年度結余74714.01萬元,占累計結余的81.69%。同時,審計人員還重點關注了2016年結轉結余資金占預算支出的比例超過50%的類款級科目(按支出功能分類),審計後發現有17個結轉結余資金占預算支出的比例超過50%,涉及資金4.7億元;其中有5個類款級科目結轉結余資金占預算支出的比例超過90%,涉及資金1.9億元。

四是重點分析預算執行率偏低的原因,目的是通過引起人大的關注,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率。爲此,審計人員調查了解了項目實施單位、資金管理部門,同時也對部分項目進行了實地調查,走訪了部分群衆,最終了解到造成資金結余的原因有三個,一個是部分上級專項資金下達時間較晚,一個是部分項目實施受天氣等客觀因素影響,還有一個就是一些部門采取的措施力度不夠。

五是督促整改。根據審計結果,審計人員及時向政府彙報了相關情況,督促相關部門及時進行整改。該區政府責成財政部門以紅黑榜的方式進行通報,並將通報結果納入績效考評事項,促使相關部門及時有效地進行整改。

三、個別單位公職人員違規經商辦企業

本次審計,審計人員根據自治區審計廳下發的有關公職人員違規經商的疑點,利用“三級聯動”機制,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對公職人員進行核實:

一是確認被調查人員身份性質,確認所在企業是否與財政預算單位存在經濟往來等。審計人員主要到財政部門調查了解2016年該人員所在單位工資的發放情況,通過審查基本上掌握了被調查人員的身份爲行政人員,同時也了解到被調查人員所在的企業與財政預算單位存在經濟往來的業務、金額等這一事實。

二是確認被調查人員是否是公務員。通過聯系公職人員所在單位,獲取並查看了該單位的編制本,確定了被調查人員爲公務員。

三是確認被調查人員是否持有企業股份等情況。審計人員通過到工商部門調查,核實了公職人員的姓名、身份證號以及出資額等相關信息。

四是將審計結果及時向該區委、區人民政府作彙報,對相關的問題按照相關規定移送監察局進行處理。

隨著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新型技術的不斷推廣,大數據時代已然來臨,審計人員也因時而變,在大數據背景下不斷尋找審計新方法、新技術、新途徑,以適應大數據導致的新變革。本次審計,大數據審計就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審計人員充分運用了“AO”的處理及分析功能進行審計核查,提高了審計效率,突出了審計成果,成效十分顯著。